听风

我果然是冷暖爱好者

【叶黄】游戏里的表白


叶叶生日快乐!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pkpkpkpkpkpkpkpk”

“我知道你在线,叶秋你给我出来出来出来!”

“老叶我有事找你,快点出来 !”

“这次是正事!” ​​​

泡完泡面回来看到消息的叶修心想自己还有正事呢――温饱问题还没解决完呢。

尽管如此,叶修仍旧点开了黄少天的消息框回复了一个“……?”

过了几秒黄少天的回复就来了,很显然他一直在等着叶修的回复,当然如果叶修现在还没回,他可能会过几分钟刷一次屏。

“老叶我就知道你在线!我靠你太无耻了居然在潜水装死!”

“说正事。”几秒打完这几个字后叶修飞快的吃了一口泡面。

“差点忘了我来找你的正经事了!!罪过啊罪过啊!老叶我和你说我感觉最近操控夜雨声烦越来越不顺手了,但是我用别的号就没这种情况,现在的夜雨声烦,就感觉……它似乎想脱离我的掌控一样。”

“嗯?”叶修放下吃得差不多的泡面碗,回复道:“所以你来找我pk确认一下是吗?这种事算是你们蓝雨的机密了吧?告诉我真的没问题吗?”不会是为了让我同意和他pk编的吧?

“这种还没定论的事告诉队友会让他们人心惶惶的!但是告诉你就没问题啊,可以让你对我的实力产生错误的预测。”

“其实……”这种事你和你们队长说一下比较好,这句话还没打完叶修就很快的删除了并把原本放在桌上的泡面拿起来继续吃了几口以后才状似慢悠悠的回复:“所以你要怎么做?”

“你怎么现在才回?干嘛去了?咳咳,先不说这个,我的方法当然是――和我多pk几次让我好好的感受夜雨声烦到底还在不在我的掌控之中喽!”

“……你等会啊我吃个泡面。”叶修发完这句话以后,就开始专注的吃起了所剩无几的泡面,等到他喝了几口汤准备起身把泡面盒拿去扔掉时,他随意瞟了一眼,发现就这么一会功夫,黄少天已经刷了将近二三十条消息,每一句话的后面都跟着一大串的感叹号表示他有多不高兴。

等叶修扔了泡面盒回来以后,他似乎没打算回复黄少天,坐下后他先打开了荣耀开了一个房间以后才回复了黄少天一句:“房间号0529,密码1234。”

对面瞬间没声了,叶修关掉QQ,在房间里等着对手的到来。

没过多久,黄少天就带着他的夜雨声烦进入了房间。

过了几秒两人默契的同时冲向对方直接开打,冰雨和却邪在空中激烈的碰撞在一起。

两人拉开距离后,黄少天操纵着夜雨声烦,打算先来几个剑影步试试水。

技能他打了出去,但夜雨声烦却没有动,黄少天庆幸还好现在不是比赛中,不然以夜雨声烦这种状态暴露在敌方面前,他们队铁定要输。

对面的叶修没有错过那一瞬间夜雨声烦脸上出现的人类表情。

尽管叶修觉得他没有看错,但现在两人在哪?竞技场!并且这场PK还没结束,所以尽管他觉得夜雨声烦的神情很奇怪,但他不打算因为那稍瞬即逝的人类表情而错过这个明显的机会。

于是他操纵着一叶知秋打算趁着夜雨声烦脱离黄少天掌控的一瞬间拿下他的一血。

“铛”的一声,关键时刻,夜雨声烦举起冰雨挡下了一叶知秋的攻击。

“难道之前的一切都是黄少天操控的?”叶修的心里有些奇怪,但他手上一直没有停歇的做好了接下夜雨声烦下一击的准备。

但夜雨声烦似乎没有打出下一击的打算,它一步一步的走向一叶知秋,按住一叶知秋下意识想举起却邪的手,说出了四个字。

我喜欢你。

“啪!”的一声,听到这句话的黄少天因为太惊讶,而把手边的鼠标碰掉了。

而刚好没戴耳机的叶修则只看到因为夜雨声烦突然凑近一叶知秋的脸而放大的脸和那四个字的口型。

夜雨声烦试图拉一叶知秋的手,却看到对方僵硬的五官,它环顾四周,发现这里的一切空荡荡的,于是他擅自离开了房间。

一离开房间,夜雨声烦就收到了很多条好友申请,它没有搭理那些消息,只是默默的行走在街道上,它看着周围的一切,觉得有了自我意识的自己在这个系统世界格格不入。

电脑边的黄少天眼睁睁的看着夜雨声烦自己举报了自己,让游戏系统一点一点的销毁了可能属于它自己的意识和感情。

过了许久,黄少天才反应过来现在的夜雨声烦只是一个帐号卡,现在的它已经没有了自我意识。

这本来应是个好事,但那一声告白却让他觉得自己是个恶人,尽管是夜雨声烦自己举报了自己。

“滴滴滴滴”,QQ消息打断了黄少天的谜之自责,他看到叶秋的头像少有的出现在右下角,因为一般都是他主动去找对方。

点开消息后,他看到对方少有的发来了一大串话,仔细看看似乎是关于以后怎么应对夜雨声烦的措施。

意识慢慢回笼,黄少天突然想到,夜雨声烦的告白不会被叶秋听到了吧?!

他正想解释一下,却听到有人在敲门,他不得不先去开门。

敲门的是喻文州,他是接到经理的消息以后才来问一下自家副队的情况。

“少天,怎么突然带夜雨声烦逛网游了?你不是说今天晚上要和叶秋前辈pk吗?”

“队长那是因为……”黄少天正想说出夜雨声烦的异状,却又突然改口说道:“这不是登错卡了吗?”说着还状似尴尬的笑了笑。

毕竟夜雨声烦现在也没问题了,不太确定的事还是不要让战队的人多心比较好。

“你这次可是闹了个大新闻,还是开微博说明一下吧。”尽管意识到自家副队有所隐瞒,但喻文州没有多问,既然少天不想说应该还是没什么大问题。

于是这件事就这么打着哈哈过去了,而等黄少天发微博解释过后,叶秋那边也没消息了。

等到两人下次聊天时都默契的闭口不谈夜雨声烦的事,只是默默的开了房间直接开打,一场打完,很快就复活继续打,直到叶秋说一句有事离开一下之后,两人才各自退出房间。

过了几天,黄少天还是打算把夜雨声烦这事解释清楚,但叶秋这一次似乎是真的不在线,于是他就每天晚上定时骚扰一次。

直到叶秋退役的消息传来,黄少天才明白那一天的pk是叶秋最后一次使用一叶知秋。

尽管他不太相信那个人会在这种时候退役,但当他看到一叶知秋的所有者真正被其他人所替代时,他的内心产生了两种情绪:愤怒和心痛。

愤怒于嘉世的决定,心痛于一叶知秋的易主。

好在没过几个月,叶秋就给他发消息了,尽管就几句话,简化以后就是比赛完以后来帮我我打个副本呗。

对于接到消息以后黄少天狂轰乱炸的问题,叶修等对面冷静下来以后才回复道:我很好,现在的工作包吃包住还可以一直打游戏。

然后赶在下一波问题之前说道:有人叫我,见面以后细聊啊。

两人见面后聊了很多,当然是在打完副本以后。在那天黄少天知道了叶修的真名,但直到他打算起身回酒店,两人都没有谈起那天夜雨声烦的异动,毕竟,这件事过去很久了,而一叶知秋也换主人了。

等到第十赛季,兴欣拿了冠军,叶修宣布退役之前,两人按照惯例在pk,最后在夜雨声烦只剩最后一点血时,叶修说出了自今天pk以后的第一句话:“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闻言黄少天少有的只回复了一句话:“以后还能见面吗?”

“随缘吧。”

“这样啊。”

只见夜雨声烦突兀的放弃了防守,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束稀有材料做成的玫瑰花,黄少天的声音在耳机里响起:“老叶,我喜欢你。”

闻言叶修轻声一笑,操纵君莫笑接过了鲜花,说道:“伸手。”
黄少天莫名其妙的操纵着夜雨声烦伸出了手,只见一个戒指出现在手心中。

那人的声音在耳机中慢慢的回响着:“你不是输了比赛吗,来,赏个戒指安慰你一下,附赠品嘛,就是荣耀斗神也就是我的下半辈子。”






END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