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风

我果然是冷暖爱好者

【秦唐】有点奇怪的平行世界梗



应该算day6吧……希望没偏题……
他们俩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讲台上那个教授正声情并茂的描述着自己辉煌的过去,而秦风却少有的没有认真听讲,因为他的表(重音)舅今天一大早突然打电话过来表示他已经买了曼谷到首都的飞机票了,这次主要是来玩的,顺便来看看自己的外甥在刑警学院过的怎么样,本来这也没什么,不就是表舅要来逛逛吗,可是他既不要他去机场接他,也不说清楚他的大概下机时间,只说要给秦风一个惊喜。

惊喜?想到这里秦风扯了扯嘴角,回忆起了唐仁在曼谷和纽约的种种表现。

你确定这不是惊吓?

看着一下课就准时出现在教室前门穿着郑重,打扮成熟的表(重音)舅,秦风觉得此时此刻他的头有点晕,他觉得说不定是自己眼花了,想着就揉了揉眼睛,发现前门的那人什么都没变。

秦风迅速的收拾好了东西走向前门那个和平日里截然相反的唐仁想着:不是我的问题,那就是小唐疯了。

另一边,唐仁则费尽了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外甥的大学,他一边喝水一边想着他才走了几年居然变化这么大了,害他差点被弯弯绕绕的大街小巷给迷惑走错路了。

他掏出手机正想打电话给外甥一个惊喜,背后却被人拍了一下,他回头,看到身后的秦风乖乖的抱着书对他笑得十分真诚:“表表舅,你来接我了?你你今天穿穿的真好看。”

唐仁伸手摸了摸秦风的额头问道:“老秦你系不系学傻了?”

少有的,秦风非但没有打开唐仁的手,他反而听话的在唐仁手底蹭了蹭。

“刷!”唐仁带着一脸见鬼的表情抽回了手,他背过身想着秦风这么反常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又或者是做了对不起他的事,可是老秦又能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呢?唐仁想着,回头看了一眼秦风,却惊悚的发现自己那个信仰科学的外甥居然在摆弄着一个八卦罗盘!





秦风有些不习惯的看着安静的唐仁,他以为小唐这次来了怎么都要问些有的没的奇怪的问题,就算不问他也不会这么安分,起码也会说说泰国最近发生的事或者一些他和他朋友一块玩闹的事。

正当他试图向小唐搭话时,唐仁似乎是一副受不了的表情转身对他字正腔圆的说道:“老秦你是不是还在生我早晨没同意你来一次的气?”

疯了疯了,小唐居然会说普通话了!!!秦风震惊了三秒后刚缓过神,又想到唐仁那句信息量极大的话:早晨?来一次?我们早晨见面了吗?!






另一边的唐仁却更好的进入了状态,和秦风亲亲热热的聊了起来。

“老秦你怎么突然迷上了风水啊?系不系崇拜你舅舅我啊?”

“不不是,小小唐你不是不相信这这方面吗?”

“你认识的系哪个我?我可系一直很相信介种事的啦。”

“嗯……”秦风突然神情严肃的捧着唐仁的脸近距离的左看看右看看,唐仁感觉自己的心跳突然有些加快,正想掩饰性的推开老秦,却被秦风先一步的放开了他。

“嗯……小唐我才发现……”秦风郑重其事的对唐仁说,“你你的肤色,发发型和口音都不太像我家那个小唐,你你是不是上辈子的小小唐的冤魂?”

“老秦?!你系不系大脑不正常?我可系有血有肉的银类!”

“那那你怎么变成这这样了?”

“先别想这个,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唐仁难得正经了一把,“你真的系老秦吗?”

“我我我我怎么就不是了!”秦风因为这质疑的话更结巴了。

“那你不系最相信科学的吗?还考的刑警学院!”

“我我我什么时候相信科科学?还还有,我我我明明考考的是北大,学学的是文物修复专业!相相信科科学的不是小小唐你吗?”

秦风艰难的说完了一大段话,觉得有点口渴,就拿过了唐仁手中的水瓶毫不嫌弃的对着喝了嘴几口水,却意外的看到唐仁的脸部表情有些扭曲。

“你和另一个我之前都是介样喝水的?”

“有有什么问题吗?”

“你另一个我系什么关系?”

说出这话时唐仁感觉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恋恋人啊,怎怎么了?”

唐仁感觉他的头有点晕,他需要找个地方好好消化下这句话给他大脑带来的冲击力。




如果秦风只是喜欢男的女的人妖什么的,他不会有什么看法,甚至会教他几招泡妞技巧,但是,在自己所不知道的一个陌生世界中,秦风和唐仁,居然是以恋人的关系交往着,舅舅和外甥居然可以在一起……吗?那个世界居然这么开放?

唐仁想到这里,转身继续问秦风:“老秦你和另一个我在这个世界过的……可以吗?”

“很好啊,”秦风似乎理解错了这句话的意思,他笑着说道:“每天早晨,一般是小唐比我早起,他会轻手轻脚的起床洗漱然后下楼给我做早餐,而我一般会在小唐下床那会醒,因为小唐不在怀里了,当然不习惯……”

“等等!”尽管觉得打断秦风对美好生活的满足很不好,但是唐仁觉得如果由着这人说下去,指不定又会说出什么对他的大脑产生冲击的事,他试图转移话题:“你怎么不结巴了?”

“因为小唐太可爱了啊,想到早晨下楼时看到小唐忍着腰痛为我做早餐真的觉得很幸福了。”

“他为什么会……”腰疼

唐仁在这句话说出之前连忙把话头改成:“为什么系他做早饭?”

“因为小唐的生物钟很准啊,不管我把他折腾到几点他都可以准时醒。”

“你们不系外甥和舅舅吗?你们那里可以接受你们俩介样的感情?”唐仁选择性无视了秦风的后半句话。

“刚开始他们也不太接受,但经过我和小唐的努力他们也能够接受了。还有,小唐是我的表(重音)舅!”

“行吧行吧,怕了你了。”唐仁敷衍的挥了挥手,决定先把外甥带去自己住的酒店再做打算。




秦风跟着唐仁进了停车场,他一路上好几次试图开口说他大概不是这个唐仁所熟悉的秦风,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到了一辆白色法拉利面前,唐仁开锁后,拉开车门邀请秦风进去坐,两人都进车后,秦风咬了咬牙,决定坦白。

“我……”

唐仁挥手打断了秦风的话,他拿出一盒烟问道:“抽吗?”

秦风摇头拒绝了。

唐仁给自己点上了一支,他吸了一口,却被呛到,秦风连忙帮他把车窗打开了。

许久,唐仁才开口说道:“你不是他。”

秦风点头。

“那你还不滚下去?我还要去上班呢。”

“啊?”秦风有点懵,不是你让我坐上来的?

似乎是看出了秦风的不满,唐仁抖了抖烟灰说:“现在我要你下去,你既然不是他,那么我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回公司画那份未完成的设计稿。”

“小小唐,你你不担心他回回不来了?”

“他会回来的”唐仁将烟按灭,轻声说道,“我的那个他会回来,你的那个回不回来不关我的事。”

车窗慢慢的摇了上去,唐仁连个再见都没说就把车开走了。





正准备拉着秦风准备回酒店的唐仁突然感觉手里一轻,回头发现秦风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他有些愣怔的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手,慢慢的将拳头握紧,在心里默默说道:“你们要幸福啊。”

只有你们幸福了才能给我坦诚一切的勇气啊。

出了停车场后,秦风就一直拨打着唐仁的电话,刚开始一直是不在服务区的回复,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电话打通了,秦风松了口气。

见面前,秦风正努力的试图把“小唐,我喜欢你,你能把你的未来交给我吗?”这句话说得不结巴。

“老秦!”

秦风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像是初次见面那样被唐仁抱了个满怀,他轻拍着唐仁的背,正要开口,却被唐仁的一句话打断:“老秦!我刚刚算了算我们的八字发现是天造地设,为了我们未来的幸福生活,你要不要从了我啊?”

说要这一大段话后,唐仁感觉有点紧张,他正想放开秦风深呼吸几口气,却被秦风反抱进怀里,过了不知有多久,才听到一句依旧结巴的“可可以啊。”






END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