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风

我果然是冷暖爱好者

【秦唐】勇者与恶龙




又一篇自割腿肉的文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哎你听说了没?”

“你说说什么事?”

“听说啊兔子村的恶龙突然口味变重把那个村的村草给掳走了!”

“不是吧?它不是只抢少女吗?难道是少女已经无法满足恶龙了吗?”

“这我哪知道!不过我最近还听说村草的奶奶似乎有个远房亲戚是别村的勇者呢,老人家说不定会找他帮忙呢!”

“话说,那个勇者叫什么?”

“好像是叫唐仁。”






远方,正赶往兔子村的唐仁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想着他的那个结巴外甥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虽然两人是远方亲戚但两人的关系却一点也不陌生。

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唐仁对他外甥的到来是有一种带游客散心的心理,毕竟落榜了嘛,心情肯定不好啦,所以他在秦风来之前特地打听了一下各个旅游景点的开放时间之类的问题。

没想到这些旅游攻略最后都没用上,因为他那时被人诬陷了。为了给他洗清嫌疑,秦风提议两人组成搭档,他同意了。

之后两人还经历了很多他觉得惊险秦风觉得刺激的事,好在,在秦风要回村的前一天,洗清了嫌疑。

秦风回村后,两人还是一直书信联系着,所以他也顺便听秦风说了几次兔子村后山上的恶龙,秦风说他们村的恶龙每年都要掳走他们村的一个少女,但是掳走后却不伤害她们,只是让她们在后山开垦土地。他听了以后就一直说着恶龙太惨绝人性了,等他有机会一定要去兔子村匡扶正义。


没想到,诺言说着说着就成了谎言。

直到最近秦风被抓,唐仁才反应过来他给了秦风多少次虚假的诺言。





到达兔子村后,唐仁先向老人家定下了一定会把秦风带回来的诺言让秦风奶奶安了心后他就开始补充物品准备上山救外甥了。

恶龙霸占下来的山属于兔子村附近最险要的地段,据说里面的地形错综复杂特别容易让人迷失方向,唐仁掏出寻龙尺念出咒语后跟随着寻龙尺所指向的方向走去。

一直到一处宫殿,寻龙尺才停止转动,唐仁收起了寻龙尺,发现门是锁着的,于是他在背包里找出铁丝撬起了锁。

很快,门开了,大堂里出乎意料的没有任何人,“难道恶龙出去串门了?”唐仁的大脑里产生了一个荒唐的念头。

不过既然恶龙不在,那么也有可能在后面的某个房间里,想着唐仁走向了离他最近的房间,再次成功撬锁后他小心的推开门。

门一推开,就有人速度极快的冲向了他,唐仁下意识的对那人用出南派莫家拳,出拳后他就后悔了,因为他感觉那人似乎可能大概就是他的外甥秦风,于是他让拳头硬生生的转了个方向。

刚转完唐仁就被秦风抱了个满怀,唐仁有些奇怪,却没有推开他,因为他感觉到秦风在发抖。

“小小唐……我我我好怕……你你你终于来了。”

秦风的话语中带着一丝哭腔,唐仁见这孩子似乎是吓傻了,就拍了拍秦风的后背试图安抚他。

不知过了多久,秦风仍旧不肯松开唐仁,没办法,唐仁只得一边轻抚着秦风的背一边尝试着说服他:“老秦你看我们现在还在恶龙的宫殿里,我们这样几很不安全啦,所以老秦你松手啦。”

“那那我们是回回去吗?”

秦风低头睁着还带有些许水汽的眼睛有些可怜巴巴的看着唐仁。

“不行,我还要搜查一下介个宫殿的所有房间看看还有没有其他银。”

听到这句话,秦风将下巴压在唐仁的,眼中不带有一丝感情的问道:

“那你过来是为了救我而来还是为了救她们?”

“介还用说?当然系来救你的啦老秦,她们哪有你重要!”

秦风的肩膀慢慢的松弛下来,他闷闷的说道:“那那再让我我靠会。”



没过多久,房间门就全打开了,少女们也被放出来了,只是,唐仁看着那些少女们的形态特征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他却又想不出哪里怪,于是他索性不想了,干脆的带人回村。

在村里唐仁受到了神一样的待遇,兔子村的人觉得这位勇者可以让他们与闺女团聚就是他们心目中的英雄,所以村里不管有什么好吃好喝的他们都要邀请唐仁一起去。

一来二去,唐仁在这个村带了一周胖了十四斤,也差不多也到了和这个村子离别的时候了,唐仁想着决定明天和村里人打完招呼后就回村。

第二天一大早,秦风就把准备收拾东西回村的唐仁堵住了,对唐仁说道:“你你不许走。”

“难道你要我一辈子呆在介个村子?”

“难难道不行吗?”

秦风的眼圈红了,他轻轻的抓着唐仁的胳膊摇晃着,那表情,用唐仁的话说,就是一副被负心汉抛弃了的白莲花少女。

不知怎么的,一看到秦风露出这种可怜巴巴的表情,唐仁就无法拒绝他的任何要求。于是他留了下来,决定等秦风走出阴影以后再回村。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两人的关系不仅没有疏远,反而越来越习惯了彼此的存在。

唐仁偷瞟着秦风正思考着问题的侧脸,不知怎么的,明明这一幕不是他第一次看,却让他的心脏止不住的狂跳。


完了,唐仁有些绝望的想着,我爱上了自己的外甥。



唐仁思考了好几天,最后决定,还是说出自己的感情比较好,毕竟自己已经不小了,被拒绝了刚好可以借机要求回村过回自己的日子。

做好决定后,唐仁也就放宽了心,舒舒服服的睡着了,梦中,他看到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男人的背影,那人的衣服的背后写有一个“Q”的字母。唐仁看到那个字母就明白了眼前的人是谁――大陆上最接近神的男人Q。


“皮蛋?”

“勇者,恶龙没有死。”

“什么?那它在什么地方?”

“他一直在你的眼前。”

“皮蛋你讲清楚点!什么眼前?”

“勇者,不要被眼前的表象所迷惑,真相一直隐藏在你所不在意的细节之中。”




“喂!皮蛋!喂!”

“啪”的一声,唐仁从床上摔了下来,他拉开窗帘看了看外面,发现天还没亮,他尝试接着睡觉,但是Q的话语让他有种没来由的恐慌,没办法,他只得默默的把从出发到把所有人救下山的记忆一遍遍的反复回忆。


天慢慢的亮了起来,而唐仁仍旧没有思考出个所以然来,他决定先去趟厕所再回床上继续想,在洗手时他用手接了一点水泼在了自己的脸上想让自己清醒点,一片水雾中,他看到洗手台的镜子上自己模糊的轮廓,突然明白了他一直所忽视的细节是什么了。

那些被掳走后的少女,从各个方面和他都或多或少的有些相似。而秦风,则是例外中的例外。



唐仁感觉到他的体温在一点一点的下降,忍不住抱紧了自己的身体,他有些呆呆的想着秦风这么做的目的,努力的想为秦风开脱,未果。

所以在秦风找到唐仁时,就看到唐仁穿着一件单衣一直将手撑在洗手台上与镜子中的自己对视着。

秦风皱了皱眉,上前想摸摸唐仁的额头是不是发烧了,却被唐仁下意识躲开了。

唐仁的眼睛闪烁了一下说道:“老秦……我没事……就是……就是觉得自几太帅了看呆了而已啦哈哈哈”

他笑得比哭还难看,秦风想着却没有说破这种显而易见的谎言,尽管他最讨厌别人撒谎,但对于他来说,小唐不是“别人”。


不知过了多久,秦风正打算将人拉进屋免得着凉了时,唐仁说话了。

“老秦……恶龙系你对吧?”

“对啊。”

尽管他知道只要随便说个理由就可以把唐仁糊弄过去,但秦风仍旧痛痛快快的承认,反正,小唐也逃不掉。所以他现在更好奇是谁多管闲事。

“小唐,是谁告诉你的?”

秦风用着可以蛊惑人的声线问道。

“系……”

唐仁发现自己下意识的要说出来,就立马把自己的嘴捂住了。

“小唐,你包庇他。”

现在,比起是谁告诉了小唐了这件事,他更想惩罚小唐的不乖呢。

“我……”

唐仁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想说他其实没想包庇任何人,他只是不想让两个人的事掺合进第三个人,他还想说他其实可以为了他抛弃勇者的信条把这些事当做没发生,当然他最想说的一句话是:他,勇者唐仁,爱上了自己的外甥及其自己立誓要消灭的恶龙秦风。

但是这些,他无法说出口,他只能推开了秦风,决定尽快收拾好行李离开这里。

被推开的秦风看着唐仁跑走的背影只是轻声说了一句:“小唐,你逃不掉的。”






离村没多久,唐仁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如以往有力气,刚开始他只当是因为没睡好觉+伤心过度+没吃早饭所引起的,没走几步,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无力,他放下背包决定先吃点东西再继续前进,没想到一坐下就站不起来了,他试图撑起身体,越怎么也使不上劲,最后他精疲力尽的趴在地上,晕了过去。

当唐仁再次醒来时,他发现身体恢复了力气,但是身边的一切十分熟悉,身后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他回头一看,秦风正端着一碗粥走向他。

“老秦,怎么会……”

“小小唐,你逃逃不了的,因为我我在你身上下下了一种你离我超超过一公里以后就就会全身无力的蛊。”

“老秦……你为什么要做恶龙?”

“因因为,这样你你就可以来这里找我了。”

“然后我一次次的食言没来。”

“但但你最后还是来了,所所以,我不后悔。”

“老秦!你……”

“我我都有你了何何必再做那那辛苦事。”







最后,恶龙不再作乱,勇者定居兔子村,和外甥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END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