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风

我果然是冷暖爱好者

【叶黄】吸血鬼与演吸血鬼的人的故事(番外)

文笔渣,慎入,OOC

突然想写我这个脑洞情况下老叶的过去wwww不过这个过去没有少天,我可以打叶黄的tag吗??不能的话请麻烦告诉我一下,评论私信都可以。



叶修从小就知道自己和其他人不太一样,因为他发现就对血液特别敏感,敏感到……一闻到血腥味就兴奋得头脑不清醒。但家里人说他只是晕血,所以从此家里的谁只要一流血,就有人将他拉走,最后他自己也习惯了,甚至有时他看到有人流血都不用人拉就知道自动回避了。这种形势被打破在叶修六岁上幼儿园的时候。

幼儿园小孩子多,自然容易发生跌打损伤,所以叶修往往无处躲。但他一直努力着,努力着。直到有一天,他不小心撞到一个同学。当时他下意识的伸手打算去拉那位同学,那位同学也将手递了过去,只是,那只手的手臂上有块旧伤口,并且裂开了,流着血。

叶修感觉他的头晕晕乎乎的,等他反应过来时,他正抓同学的手臂,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对獠牙,正紧贴着同学手臂上的肌肤。而他的同学,正哭得满脸豆花。

好在那对獠牙在老师赶来之前消失了,好在叶修年龄还小,牙齿还不尖利,所以并没有将同学的手臂咬破,只是留下一圈牙痕,虽然不浅但也不至于留疤。最后叶修的父母去了趟幼儿园,不知道说了什么,让所有人都理解了叶修。

但是叶修不肯善罢甘休,他一回到家就当着叶秋的面问自己爸妈他为什么会这样,最后他的父母妥协了,告诉他:他有病,他得了一种不吸血就会死的病,叶修后来上网搜,才知道那种病的学名叫卟啉病。

于是,叶修就过起了每天自带一袋血的日子。每次喝血,他都找个隐蔽的地方,不敢让其他人知道,他有病。

可以说自从叶修的父母告诉他他有病后,他的内心深处就无声无息的埋下了一个种子,这个种子在他12岁读初中初次接触生物学时开始发芽,生长。

叶修决定将他的未来交给自己,他不甘心也不愿意一辈子被病魔缠身,他想做医生,治好自己的病,也可以,治好他的同类。

直到――高中那次没有错过的体检,因为父母一直对外声称叶修有点疾病所以从初中到上高中之前,叶修都逃过了体检,但那一次体检由于老师的疏忽的,所以叶修的名字也被编入其中,当叶修听到他的名字出现在其中时他下意识想举手说他不用体检。但是……高中同学好不容易不知道他有病了……不会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了。叶修决定参加这次体检,万一……什么都没有呢…叶修自我安慰着,最终他将手放下什么也没说。

尽管叶修尽量想强装镇定,但他耳鬓处流下的汗水却骗不了人。说到底还是太紧张了。于是很快他的高中朋友就察觉了他的不对劲,就问了一下他的情况。叶修立即变了脸色。

友人有点茫然的看着叶修变幻了好几次的脸色,觉得他大概是不舒服,于是就探了探叶修的额头问到:“你还好吧?”

叶修立即抓下友人的手有点勉强的问道:“那个……体检有哪些项目?”

友人有点奇怪的问到:“怎么了?不就和初中一样吗?”

叶修内心咆哮着:你敢多说点吗!脸上的笑容有点僵硬:“也许和我的初中不一样呢。说说又不怎么样。”

然后友人就仿佛补偿一般的滔滔不绝的讲起了他的初中体检生涯,从视力到称体重。

叶修尽管有点想揍那位友人,不过他还是从友人如同流水账般的话语中听到了一个体检项目:心脏功率测试。
于是叶修下意识的摸了一下他自己的胸口,然后,他感觉如坠冰窟:他的左胸口那里没有心跳!

他抱着一线希望将手移向了右侧,依旧是什么也没有。
叶修的内心出现了一个词,但这个词对于他来说太遥远了,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推断。他需要证实。

于是叶修向老师解释了情况并且借口貌似病要复发而请假回家去了。

叶修回到家后直奔他父亲的书房,并且在书房里面找到了很多和吸血鬼有关的资料,他大脑中的猜想被进一步证实。

不过目前家里也没有人,于是他就干脆的坐在书房里打算将那些资料看完。资料还没看到一半,门外就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和父母交谈的声音。

叶修放下资料,开门,走上前去,问到:“爸,妈,我其实,没病吧?我其实……是吸血鬼吧?”

叶修记得那时他妈妈的神情带着一丝愧疚,带着一丝小心翼翼,但更多的还是惊讶。

她用颤抖的声音有些徒劳的问到:“你都知道了?”

“是的”

“……不要太伤心。”

“???”

“其实小修你除了要喝点血和不能碰一些东西外和我们并没有多少区别的。不要太当回事。”

“哦……”

而他的父亲自始自终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沉着脸在沙发上抽烟。

叶修不知道他应该怎么面对这种情况,尽管他的父母没有表现出要将他怎么样的意思,并且还要他用平常心看待这件事。可是……这种事……他怎么可能……用平常心看待呢……

你们身上有着我所没有的心跳,温度,和日常。你们身上跳动的血管,是我的食物。我怎么可以和食物呆在一块呢……

叶修的大脑中突然闪过他童年时差点用獠牙攻击同学,不行,不能在这里呆了,我要离开这里。最起码……要远离家人和朋友。

叶修知道他这个想法很自私,因为不想伤害家人朋友所以就可以放任自己伤害其他人吗?

要不……让父母把我交给科学研究者研究吧……这样就……谁也伤害不了了……

但是这个想法被他的父母否决了,他还记得他的母亲反对的理由:你是我从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怎么就可以给那些人糟蹋?!
最后不欢而散。

而他回到房间时发现叶秋正在收拾行李。

叶修惊讶的问道:“你要离家出走?!”

叶秋“嗯”了一声没理他,继续收拾着手边的东西。

叶修追问:“你为什么……”

叶秋放下手中的东西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不想再做你的附属品了!”

原来这家伙会因为父母过于关心他而这样啊,叶修有点好笑的想着。于是他上前将行李箱里的东西拿出来了,叶秋装多少,他就拿出来多少。

叶秋怒道:“你干嘛!”

叶修笑着说:“把这个机会让给我呗”

叶秋惊诧道:“你还要离家出走?!”你都不会被忽视……

叶修苦笑:“你以为爸妈为什么这么关注我?因为我成绩好?怎么可能!你的成绩可比我好多了。爸妈之所以偏心是因为他们在我小的时候因为疏忽让我被一个人养的吸血蝙蝠咬了一口。而我……”

“不再是人类。”

叶秋惊讶的看到他哥哥的双眼由黑色变成血红色,在黑暗中带着一种致命的诱惑。

叶秋下意识后退了两步,不知怎么的他感觉叶修全身上下冒着一股寒气,让他直打哆嗦。他抱了抱手臂,感觉到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已经冒了出来。

叶秋顺着叶修的目光看到――由于他收拾东西时不小心碰掉的血袋不知什么时候破了个洞,里面的血液正缓慢的流着。

叶秋看到叶修瞬移到了血袋的地方!他看着叶修提起血袋也不管血渍就直接放在嘴边喝了起来。叶秋从没有这么怨恨过他的好视力,由于他的正常视力,所以他不仅看到几缕血丝从叶修的嘴角淌过还看到叶修嘴里的獠牙!

叶修喝完血袋里的血后,又盯着地面上的一滩血迹,努力的克制着……

叶秋立即鼓起勇气上前将叶修拉离了那滩血。叶修被拉走后还一直盯着那滩血的位置,双眼忽明忽灭。不知过了多久,眼中的血红终于被正常的黑色所替代。

最终两人默契的什么也没说,默契的开始收拾叶修的东西,默契的没有告诉父母就买了票两人一块去了车站。
在车站里,叶秋的话语最终还是打破了深夜安静的车站:“要不……还是别走了,我相信你的朋友不会疏远你的。”

叶修笑了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车来了,叶秋突然将一张纸塞进叶修手里说道:“如果你以后有什么困难就打家里的号码!千万、千万不要扔了!这是你和家里人唯一联系的途径了!”

叶修看了看手中的纸条,小心的放进了衣兜里拍了拍,背过身摆了摆手对叶秋随意的说道:“谢啦。”

苏沐秋是叶修在打工时认识的,那时叶修一直对所有人保持着距离,而苏沐秋可能是因为叶修的年纪和他相仿所以对叶修很有好感。只可惜叶修一直对他不冷不热的。

两人关系的转机是苏沐秋给叶修推荐了一款游戏,那款游戏的名字叫荣耀。

到底是十几岁的男孩子,爱玩是天性,最后两人一来二去,关系就越来越铁。

等叶修反应过来时,苏沐秋已经在他的内心占领了一席之地。

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呢……叶修想着,又笑自己的天真:种族都不一样怎么可能一直这样呢?到底是会离开的。

但是他没想到,离别来的这么快,他甚至还来不及告诉苏沐秋他的真实身份,苏沐秋就已经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了。

戴着氧气罩的苏沐秋似乎清醒了一点,他的嘴唇轻微的颤动着不知道要说什么,于是叶修将耳朵凑了上去,他听到:

“叶修,你其实……不是人类吧。”

“我看到过……你喝血的,不用……骗我。”

“不要露出一副后悔的表情,在我和沐橙看来……你不是怪物,你只是种族不同罢了。”

“叶修,照顾好沐橙……你……也要完成好自己的梦想……”

心电图显示出一片直线,代表着一个生命的逝去。

叶修转身,看着角落里哭泣的苏沐橙,他走上前,揉了揉她的头发说到:“……别哭了……以后……你就把我当哥哥吧。”

五年后

叶修问苏沐橙:“沐橙啊,你当初怎么会不怕我呢?”明明都看到我喝的是人血了。

苏沐橙带着一丝怀念的笑容说道:“因为啊,你没有伤害过人类啊,素食主义者我为什么要害怕?”

叶修笑道:“说的也是呢,话说快要到你上场了,紧不紧张?”

苏沐橙笑着没说话,但叶修看到了她坚定的眼神。

那天,那个舞台,百花齐放。


嗯……这个……老叶的过去没有少天……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虽然感觉突然写番外很内啥,但我真的……担心好不容易有的脑洞消失了,话说番外比我写的正篇多好多……我昨天写到困死都没写完呢……对了,这个可以打叶黄的tag吗?不能的话我就删除tag。

评论(6)

热度(97)